主题: 走下诗词大会 彭敏的“三生三世”

  • guest31399763
楼主回复
  • 阅读:11374
  • 回复:1
  • 发表于:2017/6/26 16:40:3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武汉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不得不说,面对面地看着一个人在90秒的时间内连续背上30句带“酒”字的诗词,实在是件很爽的事。尤其这个背诗的人是彭敏,2017年央视诗词大会的亚军、人送外号“飞花令大魔王”。

与彭敏的采访约在中国诗坛的“圣地”——《诗刊》编辑部,在这里,34岁的他只能算是个“小编”。坐在略显老旧的会议室,背后的档案柜里放着创刊整整60年的《诗刊》的存档,彭敏完全没有电视节目中那个高喊“老娘拼了”,一人连斗25人的豪气。他真诚、温和而腼腆,即使以“酒”为题的“飞花令”引来满堂喝彩,他也只是谦虚地笑笑。他说虽然对古典文学的热爱已经深入骨髓,但其实自己早就不写诗了,现在他的身份是编辑、网红,未来则想做个畅销书作家。

彭敏的过去

写诗的日子 欲赋新词强说愁

 

今年5月初,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新闻发布会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召开,本次活动由泸州市人民政府、中国作协《诗刊》社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视华凯国际广告有限公司承办当时,彭敏作为《诗刊》编辑参加了发布会,成为现场的一大亮点。随着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活动的推进,“诗意浓香”大赛也同时面向全球征集诗词、书法、朗诵、LOGO设计作品,但彭敏透露,他并不会投稿参赛。

“我已经八年没有写诗了。”彭敏说,“一方面,让我现在写诗的话,肯定手已经生得不得了,写也写不好。另一方面就是来《诗刊》之后,我慢慢适应了自己作为诗歌编辑这样一个身份,为他人做嫁衣裳,把别人写的诗中好的部分拿出来,展现给诗坛,诗歌成了我日常的生活,我每天的工作,诗歌给我的那种新鲜感和神秘感也被这份工作给打破了。”

其实,当初在北大读硕士时,彭敏曾是学校诗词古文社的社长,并拿下了当年北大所有关于文学的奖,他的诗歌创作更是从中学时代就开始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时写诗就是“偏于学院派、修辞化的写作方式,灵感也主要来自于从文本到文本的模仿、复制。可能别人一看也不一定知道我在写什么,也不一定有多少真情实感,炫技的成分多一点”。

彭敏说,当年他特别喜欢西川, 自己写诗时,手头一定要放一本西川的诗集,写到一半不会写了,就读一会儿诗集,读着读着就知道自己怎么写了。可惜,彭敏没有来得及把模仿发展成真正自主的创作。随着学生时代的结束,他短暂甚至有些潦草的“诗人”生涯也戛然而止。“这个说起来其实比较残酷,”彭敏说,“可能还是诗与青春作伴会比较好。因为读书的时候人比较单纯、理想化,但是毕业之后你会发现就生活还是会陷在一些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中,那种诗的感觉好像就慢慢地离自己越来越遥远了。”

不但不写诗,彭敏也很少喝酒,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自己的记忆库里储存大量“酒诗”,也不妨碍他理解中国的诗酒文化。“中国高兴了要喝酒,不开心了也要喝酒。高兴喝酒就是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人生得意需尽欢”;一方面也是一种逃避,现实生活中理想已经无法实现向上的通道已经封闭了生活没有寄托了,逃到美酒当中去有一个成语叫醇酒美妇意思是当男人的理想无法实现时,一方面逃向爱情,一方面逃向酒,这个时候酒就是一种麻醉剂和避风港

但生活的困局究竟不能从酒中得到答案,结束了学生生涯,开始了“鸡零狗碎”的生活,彭敏也开始了人生的第二个身份,并一直延续至今。

 

彭敏的现在

编辑的生活 守住清贫做出成就

 

2009年,彭敏加入《诗刊》做了编辑,把爱好变成工作,这在很多人看来是最幸福的事,但真的连爱好都被纳入工作中,彭敏感受到的是“喜忧参半”。

一方面,《诗刊》的工作让彭敏非常舒服,刚走出象牙塔,等待他的就是一份他真心喜爱,又在能力够得上的范围内的工作。彭敏说,在研究生即将毕业时,他的状态非常糟糕,甚至想直接跑去流浪,对于与文学无关的、纯粹事务性或行政性的工作,他“一丝一毫都不能忍受”。当《诗刊》向他敞开大门,他的幸福感可想而知,在他看来,这是一份“顺从天性”的工作。尽管诗歌从“远方”变成“日常”,就像从爱情走进婚姻,热情会被渐渐消磨,但可以把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永远地、时时刻刻地留在身边,这仍然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但另一方面,刚刚成为“社会新鲜人”,彭敏就要面对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贫穷。旁观者可能会说,自古以来文人就要守得住清贫。但当生活真的被清贫包围,甚至当吃饭都成问题时,对文学的热爱再深,年轻的彭敏也难以说服自己安于“宿命”,以至于有一段时间他放弃了文学,跑去炒股票、期货,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这让他深刻明白了,真正能够给自己带来回报,让所有努力变得有价值的,还是自己熟悉擅长、并已经进入很多年的领域。于是他重回文学的怀抱。

而且,随着工作的越来越深入,彭敏在《诗刊》找到了更多的成就感。他不但可以把好的诗歌分享给大众,还运营着诗刊的微信公众平台,从零开始,他把“诗刊社”一步步做成现在有35万粉丝的文学类第一大号,而且把第二、三名甩开很远。

彭敏说他与这个公众号“血脉相连”,他陪伴这个号一点一点成长,眼见它在文学界甚至文学界以外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每一次阅读量和点赞的增加、每一条网友的评论都会给他带来新鲜感,特别是有时出差,遇到一些与文学并不想干的人,突然听说他们也在关注“诗刊社”,这都会给彭敏带来成就感。当年,正是彭敏发现了余秀华,并在“诗刊社”公众号上推送了一篇题为《摇摇晃晃的人间,一位脑瘫患者的诗》的文章,进而才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的记者去她的家乡采访她,才有她后来的大红大紫。这件事证实了作为《诗刊》编辑的彭敏眼光独到,也证实了作为“诗刊社”公众号小编的彭敏对于新媒体运营规律的熟稔和编辑、传播手段的专业。

正能量网红 对生活有“一些些满意”

 

当彭敏渐渐适应了“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幕后工作,一次意外的机会却把他推向前台。2015年起,从汉字听写大会到成语大会再到诗词大会,彭敏突然“红”了,走到街上,他也会被粉丝认出来。“我过去生活非常封闭,宅、内向、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也没有了解的欲望,只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是慢慢地,因为经常上节目,眼界和心胸突然得到了很大的拓展,看到了这个社会最前沿、最潮流的那一部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自我期待、包括理想和愿望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他说。

从走上电视那一天起,彭敏就有了“万能文艺青年”、“北大才子”等绰号,但对于这些他本人却并不十分认可。“电视台做节目往往需要选手有一个标签,我当时觉得万能文艺青年似乎很适合因为确实在很多年里我都追求万能、追求多才多艺彭敏说,现在我希望听过这个标签的人,尤其是青少年知道多才多艺是一个陷阱因为显而易见就是意味着精力被分散得很厉害,可能任何一条路都没有办法走得更远,还不如把一行当、一门手艺钻研得特别精深。

自从通过电视节目走向公众视野,彭敏渐渐从生活中找到“一些些满意”,这不仅仅源于经济环境的改变,更是因为以节目为窗口,他接触到了诗歌、文学以外的世界,接触到了很多过去只能仰望、只可远观的“大咖级”人物。但与此同时,他的心出更“活”了,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他们这样的人?我是不是还可以做更多更厉害的事情?”,当欲望开始膨胀,满足感也会下降,每前进一步,就会想要得更多,欲望成为压力,也成为动力,彭敏的人生打开了新的局面,他有了新的梦想。

彭敏的将来

畅销书作家 用文字陪伴青少年成长

 

“我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彭敏的梦想,乍听上去让人有点不敢相信。文学青年应该是阳春白雪的,而畅销书作家,特别是被彭敏反复提及的郭敬明、张嘉佳、刘同,很大程度上是在追随市场的需要。但快餐式的阅读给彭敏带来了很多乐趣,白天,他在单位里读诗,慢工出细活,晚上回家,他就会读各种通俗小说,从悬疑推理到武侠奇幻到言情校园,快速投入到故事里。走红之后,彭敏也遭受到了很多公众人物不得不面对的“网络恶评”,会被个别网友的言论刺激甚至伤害,个性温和、隐忍的他,不会以暴烈的方式把情绪爆发出来,他疏解烦闷、发泄情绪的方式就是看书,沉浸到书的世界里,找到自己觉得比较亲近的空间,就可以快速地放松下来

2016年,彭敏曾出版过随笔集《被嘲笑过的梦想,总有一天会让你闪闪发光》,书写得仓促,卖得也并不十分理想,距离他梦想中的“畅销书作家还有一段距离。但彭敏还是执著地走向“畅销书作家”的梦想,并期待着它有朝一日闪闪发光。

现在,诗词大会的热度尚未退却,再加上《诗刊》的工作任务,彭敏异常忙碌,他的大量时间被出差占据,被四处邀请讲课,还要参加电视节目、网络节目,暂时没有条件拿出大块时间安安静静地坐到书桌前写作。等热度退下去等我的生活复归平静,我就可以好好的来实现我最初的规划了。

“畅销书作家”这一规划在彭敏看来是非常适合自己的。“畅销书往往是写给青少年看的,我觉得征服什么样的读者都不如征服青少年读者那么有成就感、满足感和幸福感。”他说,“能够陪伴青少年成长,如果真能卖得火的话,还可以向影视行业去延伸。我觉得这对文学青年来说可能是最好的出路了。既没有放弃热爱的文学,同时又有希望去获得这个世俗世界的回报,这是两全其美的方式。”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